• 页岩气首页|
  • 视频中心|
  • 图片中心|
  • 人物访谈|
  • 新能源车|
  • 新闻资讯|
  • 政策法规 |
  • 新型能源 |
  • 能源财经
  • 当前位置:主页> 人物访谈>
    新闻投稿:2253061927@qq.com QQ:1901781646

    对话:页岩气引发的能源革命

    时间: 2014-08-29 来源: 未知 关键词: 页岩气引发能源革命 阅读次数:

    核心提示:美国乔治米歇尔在80年代就开始进行页岩气的勘探开发,没完没了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其实你现在看到打的这些井,也并不意味着这些井未来都不具备开发价值。所以呢它是一种尝试。那么按照目前的技术,可能经济性还不够,所以它现在不能开发,但是随着我们技术不断进步,随着我们这个装备业...

    什么是页岩气?页岩气的寻找和开发过程是怎样的?开发页岩气成本到底高不高?页岩气开发会产生地震吗?页岩气开发会引发能源革命吗?

    2014年8月24日央视《对话》栏目邀请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王志刚一起探讨页岩气引发的能源革命,eo将节目文字实录整理出来与你一睹为快。

    嘉宾:

    王志刚 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

    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郭旭升 中国石化勘探分公司总经理

    孙 健 中国石化江汉油田分公司总经理

    王峻乔 中国石化石油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叶登胜 杰瑞能源服务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胡德高 中国石化江汉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

    陈伟鸿:好。谢谢各位的掌声。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对话》节目现场。在今天《对话》的一开始,我要给大家看一个神奇的宝物,到底有多神奇呢?可能各位看到我手上拿的这块石头的时候,你会稍微有一点点失望,但是小小的石头有着很大的威力。有人说它可以改善雾霾的状况,可以改善土地污染的情况,改变我们的能源结构,甚至还可以改善你和周边的一些战略关系等等。它到底是不是一把金钥匙,我们到底能不能找到它,它到底有没有这么大的威力,今天我们会请出一位权威的人士给大家来做一个介绍和分享。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本期《对话》节目的嘉宾,来自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王志刚先生,掌声欢迎他。

    什么是页岩气

    陈伟鸿:刚才我们把这块神奇的石头给大家展现了一下,其实我觉得大家一定有一点意犹未尽,因为我已经说了,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这个石头到底是什么?

    王志刚:按照地质学它是叫做页岩,按照我们石油这个专业来讲它是一种烃源岩,就是我们的石油、天然气都是在这种岩石当中生成的。

    陈伟鸿:那这个岩石里面真的现在含有页岩气吗?

    王志刚:如果说它是刚从井里打出来的时候,它是有页岩气的。如果把它放在一个水桶里边,它就冒气泡,而且点火还能点着。

    陈伟鸿:那出来的这个气有味道吗?

    王志刚:它是一种天然气,应该说是无色无味。

    陈伟鸿:无色无味,所以你看不见。但是你可以通过这个水中的冒泡或者是点燃,来发现它到底有没有气是吧?

    王志刚:对,是这样的。

    页岩气和天然气的成分完全一样
    陈伟鸿:页岩气跟我们现在用的天然气之间有什么关系?

    王志刚:就跟天然气成分完全一样,甲烷的含量97%以上。

    陈伟鸿:那到底这个页岩气好?还是我们现在用的天然气好?或者是其它的一些能源更好?

    王志刚:页岩气和天然气成分完全一样,但是它赋存条件是不一样的。天然气是在这个地下生成以后发生了运移,跑出来了,到其它地方又储存下来了。我们打井把它找出来,这是天然气。页岩气呢,生成以后它没跑,就在那个页岩里面存在着,那么我们现在再把它找出来,这就是页岩气。

    寻找页岩气

    寻找页岩气的过程很艰难,以为会用八到十年的时间才能突破(实际用了五年)
    陈伟鸿:找它的过程艰难吗?

    王志刚:应该说是很艰难的。

    陈伟鸿:那您和它打了多少年的交道了?

    王志刚:大概从2006年、2007年开始知道这个名词。然后就了解有关的一些信息。然后从大概2008年开始,我们就进入一些实质性的工作。

    陈伟鸿:这样的一段过程,一定是大家非常感兴趣的,一个特殊的历程。到底在这个历程当中,我们的王总跟他所有的团队成员经历了怎样的惊心动魄,或者更多的是怎样的艰难考验,我们请王总慢慢地道来。好,来,请坐。

    陈伟鸿:王总,其实当初你们在决定要去寻找页岩气的时候,您心里有没有一个时间表?有没有预测到说大概需要花多少年的时间我们可以找到它?

    王志刚:应该说是没有一个很具体的时间表。但是我们借鉴美国在页岩气从开始发现到最后能够成功地开发这个漫长的过程来说,我想我们得用八到十年的时间,才能够完成这个任务。

    陈伟鸿:那您当时去寻找这把能源的金钥匙,第一个挖掘地在什么地方?

    王志刚:最早的一口井,我们是在安徽打的,安徽的宣城,我们那个井号叫做“宣页1”。

    陈伟鸿:找到了吗?

    王志刚:没有。当时打这个第一口井的时候,我们是抱着很大希望的。

    陈伟鸿:是不是所有人都在期待?都在紧张地等待前方的消息?

    王志刚:是这样的。

    陈伟鸿:您当时是在现场还是在后方?

    王志刚:我在后方经常打电话,因为现在通讯比较方便,过几天打个电话。打得怎么样?有没有页岩的显示?是这样关心的。

    陈伟鸿:然后他们给你的回复是什么?

    王志刚:总是让你失望。这个井大概是从2010年的5月份开始打,到10月份打完,打了2800多米,打到寒武系了,应该是最底层。这个井花钱还不是特别多,花了1600多万,打了一个直井眼,最后打进页岩层以后,没有显示有气。那么回来以后,我们就开始分析为什么没有。后来,我们就分析发现,这个地区缺乏一个好的盖层。盖层对于页岩气的赋存还是非常重要的。我可以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有一盆水,给它盖一个盖子,过上两个月这一盆水还在;如果一盆水没有盖子,你放在那个地方,过了一个月它可能剩半盆了,再过一个月它蒸发完了。那么宣城这个地方呢,它就缺乏一个很好的区域性的盖层,没有把这个盖住。

    陈伟鸿:从这儿撤出来之后,您的第二个寻找的地点是在什么地方?

    王志刚:又打了好几个地方。在湖北也打井了,在湖南也打井了,在贵州也打井了,又打了不少井。

    没有白打的探井——前期15口探未来可能还有开采价值

    陈伟鸿:不瞒您说,我把您打的好几口井,全部都标在了一张中国地图上。来,我也给各位看一看。

    王志刚:挺全。

    陈伟鸿:但是跟以往的任何一张图不太相同的是,一般胜利的话我们都会在上面插个小红旗。希望把所有的这些全部都插上红旗,但是我要很遗憾地告诉各位,这些都代表着我们曾经的失败。

    王志刚:对。

    陈伟鸿:其实您看到这样的一张图,心里会不会觉得有一些难过?

    上一篇:陈卫东:中国页岩气难以出现爆炸性增长
    下一篇:韩晓平:开发页岩气首先要解决思想问题
    责任编辑:huangsilin

    相关新闻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作者可以直接删除恶意评论、广告或违禁词语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赞助商链接